疏星残照人未安

美就是不朽在揽镜自照。

多言数穷,不如守中。

头像@很好吃的牛角酥

爱生活爱安安@拈花弄风长予艾

【叶黄/短篇】the Existence of Medium (六+七)

4K字的存稿一次发上来(。)剧情神发展开启
我觉得人吧,特别是正常的有理智的人这种情况下都会率先怀疑自己。为了写完这段我磨了两天,因为想让叶修的心理变化非常富有真实感。第一天晚上被鬼压床了,做了噩梦,后来灵感就上来了。
写在前面拜托各位一定请看的话!
一个人我也会写下去的!这是我的坚持!
*ooc有慎,因为剧情/逻辑/文笔等因素而打我挂我都请轻一点,万分感谢!
*更新会有保障,暂定3日一更
*标题翻译为存在之执,有语法错误请轻点打我
*感谢给我点小红心的读者!!每一份喜欢都是对我的承认和动力啊!!太开心啦!

Capter 6

  叶修已经完全接受黄少天这个另类室友的存在了。

他是鬼魂,但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站在人类的角度去考虑问题;他的话很多,很有成效的的提高了叶修的精力;他的心思很细腻,大半部分都投入到了叶修的生活上。实际上他们还有很多共同语言,在相处模式上也亲切得仿佛多年的老友。

叶修每提出一个问题,不管是多么随意的发问,黄少天都会极其认真的思考然后给出他加长加厚版的答案。

上上次叶修询问黄少天关于G市的方言,黄少天马上蹦出了几句方言,替叶修做起了翻译。再如上次叶修被黄少天说太宅,要在周末多出去走走时,黄少天一口气给叶修推荐了半面纸的G市景点,大多还包含有个人的亲身体验。

叶修也相当不好意思的告诉了黄少天关于自己真名的解释。没想到黄少天骂骂咧咧了几句就释然了,“谁突然看见一个鬼都不会轻易告诉他名字的,质疑世界观都来不及呢,哪像我啊随便告诉你!”

“不过叶修这个名字我也感觉很耳熟的。”黄少天接着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可惜叶修没有听见。虽然叶修听见了也只会认为这是黄少天针对上一次诓骗的不屑。

总之,两人的隔阂被消除了,叶修很高兴能有黄少天这个朋友。

日子就在叶修的嘲讽和黄少天的反击中过得飞快,唯一有变动的就是黄少天时而想起的新记忆,因为总是呈断片式的出现,叶修完全不理解他说话的内容。

地缚灵有心愿未了,所以才不会去转世轮回,长久的在世间飘荡。叶修能想象出黄少天的孤单处境。自己不会永远的住在老楼里,也许有一天老楼会被拆掉,那么黄少天的夙愿就更无从谈起。

如果叶修真的想帮黄少天,他不应该仅为自己的不舍而不让黄少天成佛。

黄少天每神情呆滞的望着叶修一次,叶修想去了解他、帮助他的愿望就越强烈。

而黄少天恢复的记忆越多,叶修就更有把握能帮到他。

黄少天又想起了一些记忆,“我跟你说我记得我每个夏天过生日的时候都特别热闹,大家在一起很开心的…”

“你生日是夏天啊?”在一旁听的认真的叶修打断了黄少天的话。

  “嗯,我刚刚想起来的,八月十号,不过年份记不得了,但是我觉得自己最近什么都想的起来,再过几天说不定就可以想起来了!”

叶修把这个日子默念了几遍,牢牢记住了。

次日他特意避开了黄少天,给自己公安局的朋友打了电话。

“帮我查个人吧,上次你还欠我个人情…”

“…嗯,黄少天,G市本地人,生日是八月十日…”

“有可能被销籍了,死的时候很年轻,二十几吧…”

“…你不用管太多,查就好了。”

“等久一点没关系,查清楚一点,麻烦你了。就这样,下次回H市我请你。”

叶修挂了电话,有点惆怅,有点激动,“我这回做了件净吃亏的事。”

在了解黄少天的生平后,围绕在他身边的所有谜团都会消散。叶修可以了解黄少天的一切,而黄少天为自己记忆苦恼的模样,也不会再有了。

执念束缚的灵魂会得到解脱。

  一直到H市有回应之前,叶修都是这么想的。

电话铃声响起,叶修没有直接接,而在黄少天探究的眼神中,告诉他自己要出去一趟。

黄少天没有多问,只嘱咐他早点回来。

叶修一路小跑出了黄少天能到达的范围,缓了好一会才打了回去。

“喂,叶哥啊,我帮你查了很久,你说的那个人不存在啊。”

“你都查了吗?”叶修有点拿不住手机。

“是啊,开始我还以为自己搞错了,就把销籍的没销籍的都查了一遍,喊了几个同事帮忙,反复搞了几遍,真没这个人。”

“嗯…好…”

“还有,这死人啊,你这么想查是不是做什么梦了?”

“没有,你别想多,就这样,挂了。”叶修知道他不会说谎,但黄少天也不会说谎。

除去让朋友查证件,叶修自己这几天也没停下来过,结果毫无所获。

一个人如果活过,他肯定会在世界上留下点证据,不可能无所凭依的消失掉。

那么,没有在世上留下过存在证明的黄少天究竟是什么?还是说,这全部都是叶修自己的幻想?

这个念头一冒出来,就疯了似的生长,占据了叶修的大脑。

鬼神根本上是幻想的产物。

没有人知道黄少天的存在,除了自己。之前是觉得黄少天抹去了看过人的记忆,现在看来,仅仅是自己对黄少天不真实存在的一种掩饰罢了。

  所有的一切都是叶修的假想,那么关于二人故交般的发展也说得通——反正是叶修本人的思想化作的黄少天的本体。

  叶修在来G市前就上网查过G市的风景名胜,那天黄少天说出的景点叶修大多都和网页上的描述符合,经历也和评论里的相同。那几句G市方言,叶修觉得自己早些天听同事说过。

一切都解释得通了,黄少天的人生原来是自己杜撰的结果。

叶修无力的靠在了身后的大树,他的神经被很多线条拉扯着,错乱的时间翻滚在脑海里,很多很多否定被刻在了值得收藏的回忆里,黄少天半透明的身影飘在了自己面前,又一点点消失。他觉得自己也在飘,脚下踏着的坚实大地其实是柔软的棉花。

叶修认为自己是在潜意识里控制黄少天的存在,所以在知道这可能的真相后,仍然要去面对他。

叶修宁愿自己从没有去查过,他宁愿一辈子都假设黄少天存在。

“多可爱一只鬼啊,最后居然可能是哥的幻想。”叶修自嘲,慢慢走回了老楼。他现在不太想思考,铺天盖地堆来的事实让他疲倦不堪。

  昏暗的灯光下叶修的影子被拉的老长,踉跄的跟在身后。

叶修一回来就看见在窗台边眺望自己的黄少天,他凑上来不给叶修机会的率先开了口。

“诶我要给你说件很重大的事情你想不想听啊,刚刚想起来的!”黄少天颇为兴奋,笑的有点傻。

叶修哑然了,很多想好的话他都开不了口,这种感觉太真实了。

黄少天没听见叶修理他,开心劲没了大半,“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,出去是不是因为工作出了问题?你还好吧?”黄少天凑近了叶修的脸,琢磨着是什么影响了他的心情。

“我问你,”叶修满脸认真的直视黄少天,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下了决心,“你记得你怎么死的吗?”

“啊?”黄少天愣住了,“别开玩笑了问死人他是怎么死的是多可怕的问题,而且我本来就记不得我怎么死的。”

“突然就想问问,因为我们很熟啊。”叶修的笑容很僵硬,“你说的对,是我工作上的事情。”

黄少天哦了一声,很显然没回过神,还在想刚刚的事情。

“你是不是有东西告诉我啊,快说吧。”

“对对对!”黄少天立马激动了起来,“我想起我以前是认识你的啊!我们是很熟很熟的朋友还经常在赛场上见的!”

“我想起了好多好多!特真实的那种!我感觉你就是我想找的那个人,自从你来了我的记忆一点点回来了……”

黄少天滔滔不绝的讲,把他记起来的倒给叶修听。

很可惜,叶修对此全无印象,他感到一种莫大的悲哀。他过去的人生中没有黄少天这个符号,更没有接触过和黄少天类似的人。

黄少天讲的越多,叶修就越不敢相信黄少天是自己的幻想。

叶修知道,每一个精神病人都会告诉医生他没有得病。就像他现在,赤裸裸的现实嘲笑他黄少天的确不存在,叶修却想狠狠撕烂所有事实,指着黄少天说他是真实的,他拥有无可否认的人生和独立的灵魂。

不过或许是叶修自己为他塑造的人生和灵魂,正说个不停的黄少天在他人眼里只是无色的空气。

叶修知道自己不能笑一笑就把黄少天视作一个死去的、曾活过的人类,他不希望自己病入膏肓。

如果…如果黄少天真的只是幻想…他…

叶修的情绪处在崩溃的边缘,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暴躁,“少天,我明天晚上要加班,今天要早睡。”

黄少天在疑惑中不情愿的离开了,留下叶修一个人陷入无休止的思考里。

叶修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在状态。他的头很沉,被乱七八糟的东西塞满,他时而在办公室的角落里看见黄少天朝他笑,又讲起那些过去的事情。

“这次是真的疯了。”叶修熄灭了他今天抽的第五根烟,他没有去吸烟区,而是点燃烟就慢慢看着室内被升腾的白烟环绕,刺鼻的气味呛得他咳嗽。狭小的室内被弄得云雾缭绕,什么也看不清。

最好什么也看不清。

叶修沉默的坐着,很久都没有移动,仿佛成了一尊雕像。比起被判定为病人,他更害怕黄少天被判定为不存在。

  当烟差不多和叶修融为一体的时候,叶修结束了他的神游,打开了窗户,等冷风无情的灌进来时又锁上。夜已深,叶修想起自己早上就告诉过上级要加班的事情。

跳出屏保的电脑重新回到了初始页面,叶修点开互联网,输入了查询内容。

“精神分裂症”

他很认真的把搜索后得到的页面点击进入,把自己代号入座。

叶修看见精神分裂症的分支中的确有和自己类似的病症“思维内容障碍”和“幻觉”。

尽管发病的原因不得而知,但症状符合。

键盘被打击着,叶修一条条的点开,一条条的看下去。

说不出的恐惧和越来越确定的患病感折磨着叶修。他害怕自己再回到老楼就看不见黄少天了,或者说黄少天已经在他的意识里扭曲成了别的样子。

因为他从没有把黄少天当作自我的妄想。就算他是鬼魂,他不能干涉这个世界,但每一个细节都能说出他的真实感。

黄少天说他和叶修是认识的,是很多年的朋友。

他也想去相信这句话,很想很想。

叶修把所有的网页都关闭了,又输入了新的搜索内容“黄少天”。

大多查询结果叶修都看过一遍,此刻仍然固执的找了下去。

理智与情感的矛盾的对撞着,叶修开始麻木的盯着屏幕,胡乱咀嚼着黑白色的文字。

TBC
在逼疯老叶的同时我也逼疯了自己,创作难产就是这种感觉!
呃…关于HE和BE的问题…从我第一次创作开始就基本是BE了…消失梗玩的最好…嘘

评论(4)

热度(30)